不长久的 多将终以悲剧

【冰热】这只伶俐的棕色狐狸跳过一只懒惰的狗

名字是歌名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那吾克热身上散发着一股淡淡的奶香味,站在他身后的Ice想,这可能是奶爸的专属。
香甜的想让人一口吞下。
是的,Ice暗恋那吾克热,这是他的一个小秘密。
感受到灼热视线的那吾克热转过身,刚好对上那一道好像想把他射穿的目光,他和Ice差不多高但还是要抬头才看着年轻大男孩的脸。
他们的距离实在是太近了,那吾克热有些急躁,鼻子呼出的热气洒在Ice的颈上,激起一阵鸡皮疙瘩,Ice咽了咽口水。
“还是不行啊……”那吾克热并没有觉得气氛暧昧,被暖光照到了长睫毛一抖一抖,配上他婴儿肥的脸,可爱得不像他这个年纪的人。
Ice 张了张嘴,却没有说话。
“这门还是打不开。”
那吾克热和Ice被反锁在了中国新说唱的音乐室里面。
那个时候Ice说要和那吾克热交流一下歌词和flow,两个人正聊的火热时并没有注意到门锁落下的响声,直到现在离开。
虽然音乐室的空调没关,但Ice觉得空气十分闷热,他长长的刘海软绵绵地贴在额头上,Ice将自己的黑夹克脱下,随意地丢在沙发上。
他们的手机也忘记拿进来,Ice能透过音乐室的透明玻璃窗看见两台手机在桌面上发出幽暗的光,这是因为不停地接收到消息。
“那就看看还有没有在上面的通风管道或者窗户,爬出去应该不成问题。”
“我有问题啊。”那吾克热笑得眯起了双眼,露出一排白亮的牙齿,看的Ice晃了神,心跳的那一个叫快,“我过不去,但是Ice你可以。”那吾克热的手还在空中比划了几下。
有其他rapper说过那吾克热是一个换气都能发声的人,其实他在场下的声音也十分好听,因为没有在舞台上那股火药味和冲劲,虽然没有艾热般温柔,但也不相上下了。
Ice怀疑白是新疆人的一个特点,那吾克热的脸像少女一样白嫩,可现在因为焦虑红的像个苹果似的,真想咬一口尝试一下是什么味道,会不会也是奶香奶香的。
那吾克热看见Ice又像着了魔一样盯着他不说话,只好笑着摇了摇头,抬起头认真地观察了四周,在桌面上放了一张高凳子站了上去。
那吾克热肯定很喜欢穿工装短裤,Ice看着那吾克热在军绿色工装短裤下露出的白净小腿,他今天上身穿了一件oversize的黑色外套,显得格外小只,特别让人想抱一抱,Ice又想亲一亲他那发红的耳尖。
Ice看到凳子开始有细微的晃动,才发现上面的那吾克儿用手大力地捣弄着一个通风口。
“那吾哥,小心一点啊。”Ice紧张地说,抓紧了高凳子的腿。
“没事没事,等我把它扭下———”来字还没说出来,那吾克热一用力没想到直接把通风口的框架扯了下来,人还没来得及反应,脚下一滑,仰面就要摔下来。
“小心!”Ice大吼一声,连忙想把那吾克热抱住,却被他撞了个满怀,重重的坐在了Ice的身上,虽然那吾克热也没多重,肉肉的也软软的,也逼得Ice口中泄出一声呻吟。
“Ice,你没事吧?”那吾克热着急地问,想要起身查看Ice,却发现被对方禁锢在了怀里,怎么也挣扎不开,那吾克热被这情形弄的糊里糊涂。
“别动。”
Ice将脸埋在那吾克热的外套上闷闷地说,吸了一大口属于那吾克热的气味。
不够,不够,还是不够。
Ice心中的小恶魔在喧闹。
那吾克热只是愣了一会,又开始扭动,衣物和身体摩擦发出的声音让Ice头皮发麻,感觉一股邪火直往身下冲。
“我都说了……别动。”Ice咬牙切齿地说,显得有些凶恶,干巴巴的语气反而把Ice自己吓了一跳,他好像做错事的小孩子一样心虚地缓缓看了看那吾克热,正好对上那吾克热的脸,他的眼镜应该是刚才混乱中弄歪了,滑稽但又可爱的不行,原来他刚刚是将整个人都翻过来趴在Ice身上,目不转睛地盯着Ice看。
啊,这样更不行了吧,Ice傻傻的想,脸好像被火烧一样,一路烫到下脖子,他从来没有像今天一样如此近距离地看过那吾克热的脸,灯光懒洋洋地映在那个男人脸上,Ice发现他还有小婴儿一样的细微绒毛。
可爱的不得了。
“那吾克……那吾哥。”Ice结巴着发出声音,那吾克热从鼻腔里发出一声闷哼来当作回应,像是小猫在打呼噜。
“你喜欢我吗?”
“喜欢啊。”那吾克热不假思索地回答,此时Ice的心好像小鹿乱撞般,都快要冲出胸腔了。
“kris吴导师我也喜欢啊,还有潘玮柏导师,热狗……艾热,功夫胖和其他rapper我都喜欢啊。”那吾克热眼里好像有星星在打转,语气也欢快起来了,然而Ice却拉下了脸。
Ice心里的小鹿都被撞死了,这和他想的不一样。
“算了……没事。”Ice沮丧地说,空出手帮那吾克热扶正了眼镜,那吾克热有些纳闷,什么动作都没有还是盯着Ice看。
“你没受伤吧,我们等等工作人员吧,可能晚点就有人来——”
“其实。”那吾克热突然打断了Ice说话,那个男孩惊奇地瞪大眼睛看着他,“我觉得你挺特别的吧……你挺厉害的。”
“我……什么……我什么什么特别,哪里厉害啊,什么厉害?”Ice开始语无伦次,兴奋的像吃到了骨头的小奶狗,如果Ice有尾巴,那吾克热肯定能看见他摇的那一个叫欢。
“怎么说呢,你舞台表现很强,flow和押韵都很好,rap唱的也很好听。”那吾克热不知所措地挠了挠自己的脸,“都挺……完美的……我私底下也听过你其他歌,所以那个时候才会选你当我的对手。”
“感觉你让我很上心啊。”
“真的吗?”
那吾克热看见Ice眼睛红了,鼻头也红红的,说话一噎一噎的,慌张地又揉眼睛又拍肩膀的。
“我希望我和你都能站到最后,一起加油啊。”
Ice突然抓紧了那吾克热拍打自己肩膀的手,那吾克热还没反应过来,难以置信地睁大了自己的双眼,只看见那个男生露出狡猾像狐狸似的笑容,嘴唇上忽然感觉到一片柔软的触碰。
果然像女孩子一样软绵绵,Ice想。
“来日方长。”

“你们怎么在这?”一个工作人员吃惊地看着面无表情贴在玻璃窗上的Ice,急忙打开了反锁的门,她不停地和Ice道歉,Ice挥了挥手,表示没关系。
工作人员这才看清Ice眼边肿起了一块青紫,关心地问怎么回事,Ice摇头说刚刚自己不小心撞到了,工作人员还想继续追问的时候,看见脸上好像红得像烟花绽放一样的那吾克热生气地冲了出来。
“那吾克热你怎么了?”那吾克热看见是工作人员来了脸色才有了好转,不至于像包青天一样黑红着脸。
“刚刚室内温度太高,那吾哥他有些高温缺氧了。”Ice勾起嘴角解释道,对着工作人员眨了眨眼,伸出长手一把拉过那吾克热,却收到那吾克热恼羞成怒的目光。
“Ice你给我松手!”Ice没有理会那吾克热的吵嚷,只顾得将他扯着走,留下工作人员呆在原地。
高温?
工作人员看着正常运作的空调,困惑的不行。






评论 ( 18 )
热度 ( 59 )

© NICE 𓆡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