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长久的 多将终以悲剧

【炼昭无差】情事抵舌未曾说

这对真的很冷 没有人喜欢吗 明明那么戳
算是一个小脑洞所以非常短 可能有bug
割点不好吃的腿肉x















-


沈炼不知该如何描述他与陆文昭之间的关系。
从前在大雪纷飞的十二月,他两就喜在庭院中拈花把酒,沈炼记不起那是什么酒,却记得陆文昭喝醉后似不经意间与自己交缠的手指,看着那个男人带着笑的眼角,沈炼便小心翼翼地去迎合。
如今却只剩下自己孤身一人。
那十年里陆文昭变了许多,而沈炼还是一如既往,他说要换个活法,果真换了个活法,只不过是委曲求全的活法。
比起与沈炼来往,更多的是与更上一层的有地位的人来往,沈炼在不经意间发现陆文昭身上的痕迹,也并未开口询问,他不想知道,也不敢知道陆文昭为了走到现在这一步到底付出了什么。
陆文昭说为了报答沈炼的救命之恩,必定会让沈炼过上好日子,只要沈炼识趣地办事,可他好像偏要与陆文昭作对,所以换来更多的是无奈的劝告。
“你就不能安分一点吗?”
陆文昭明明就站在他面前,却好似隔了千里,是沈炼伸手也触碰不到的。
沈炼明白,有些事是回不去了。
再次在庭院里相见时,两人已成对立,沈炼并没有怀过多的情绪,他早知结局会是如此,只是他们两个人不该落到如此下场。
“……你就甘心让他们骑在我们头上吗?”
陆文昭喊得声嘶力竭,沈炼却没在听。
“大哥。”沈炼轻声说,还未来得及继续开口,便被陆文昭残忍打断,
“别傻了,沈炼。”陆文昭不再犹豫,转身离去,也不愿回眸再看沈炼一眼,沈炼伫立在那,就像当年欢聚之后送别陆文昭一样,只是天不再下雪,陆文昭也不再是当年的陆文昭。
沈炼是陆文昭的破绽。
陆文昭没想过自己也会是那个人的破绽。
再到桥前的前赴后继,可惜陆文昭早已死于身受重伤,不知道沈炼也紧随其后。
那时候的沈炼还是没能分清,他与陆文昭的关系是什么。
想起那时雪下轻拥,就像睡在被砍断的桥索上做的一场梦,醒来后跌落粉身碎骨。
无影亦无踪。
陆文昭曾经送过他一幅自己写的字画,沈炼擦刀摇头,嘴上说着自己粗俗之人看不懂字画,最后也欣然收下,一切结束后才想起要打开来看。
站在门口还未痊愈前来送别沈炼的裴纶凑过来观赏他手中的字画,嬉皮笑脸地读出来:
“山有木兮木有枝,这什么跟什么啊。”
“……对啊,是什么意思。”沈炼声音带着些哽咽。
心悦君兮君不知。














评论 ( 14 )
热度 ( 32 )

© NICE 𓆡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