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长久的 多将终以悲剧

【Arias/Chris】一个脑洞片段

假如被捉走的不是Rebecca而是Chris
OOC算我的 都是幻想的错
*欢乐猎奇向








也许是被Leon将这次事件漠然置之的态度气到,所以进入洗手间后洗完手发现尸体时,Chris还没有反应过来后颈便遭了重击,昏在了地板上,毫无防备地。
海底,潜艇。
在昏迷时Chris好像做了一个梦,带着溺水般的感觉惊醒过来,平息了急促的呼吸后,才发现自己处在一个全都用大屏幕显示着宽阔草地的房间,手被锁着,身上还穿着裙子。
等等,裙子????
Chris闭上了眼睛,又睁开了眼睛仔细看了一下。
还是裙子。
还是白色的裙子。
还是白色带蕾丝边的低胸裙子。
“他妈的,这是弄什么花样??”Chris怒吼着想要挣脱手铐,却发现面前一个个椅子上的木箱也在不停的激烈抖动,缓缓地停下了动作。
……是丧尸,Chris倒吸一口冷气,冷汗不停地从额头流下。
Chris正对的屏幕突然打开了,从里面走出来一个人。
“我成功令他们重生。”脸上带着微笑的男人声音异常的磁性动听。
“Glen Arias.”Chris咬牙切齿地说出这个名字,而名字的主人正在走向他。
“但我还没有想出办法怎样保持尸体不腐烂。”Arias挑了一下眉,站到了Chris的身后,手指拂过Chris的手腕处,“Chris Redfield,来认识一下我的……”
“我早有听闻这次的军火商有精神病,没想到是这种特殊的,我要把你撕了,再将这破裙子塞进你的喉咙里。”Chris恶狠狠地打断,微微欠下身子尝试解开这个手铐,头发却被身后的人往后拉扯,头一下子撞上了铁制的椅子,Chris痛呼一声。
“看来你们组织素质欠佳,没教会你什么叫尊敬别人,别打断别人说话。”Arias低下身子在Chris耳旁说道,后者则翻了个白眼,“那你现在的行为是在尊敬我?”
“所以你才能坐在这里。”Arias有些得意的说,他的手放在了Chris的肩上,让Chris浑身不自在,“所以你才有幸与我——Glen Arias结婚。”
“混蛋!”下一秒Chris就跳了起来,被Arias大力压下,“结婚?什么结婚,和谁结……”他看见Arias身上的白色西装和自己的裙子出奇的配,“呃……我,我和你?”
“是的。”
“……我,和你?”Chris再次确认。
“是的。”
“我和你结婚?”Chris还是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。
“是的,是我和你,Chris Redfield结婚。”Arias认真地回答。
“我……你……你他妈,这……”这下子Chris不知道该说什么了,这个军火商真的是从精神病院里逃出来的吧,现在做军火商都要求这么低了吗?也许以后自己也能……不是,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,Chris晃了晃几乎糊成一片的脑袋,他抬头看向Arias,那个男人正在用诡异的眼神看着他。
那是……宠溺的眼神?
“Arias,你认真的看,我是男人。”
“知道啊,给你换新娘婚纱时都看到了。”
“Son of bitch!!!”Chris又猛地跳了起来,再一次被Arias压了下来,“我知道你有点失心疯,然后妻子在那次政府清除计划中被炸死了,很难过,你也不要这样子玩我。”
Arias的脸色变得阴沉,随即又变回正常,他叹了一口气,用手掰过Chris的脸面对面盯着他看,“Redfield,我是认真的。”
“你认真个屁。”
“Redfield……没关系。”Arias歪了一下头,按住Chris后脑勺就要往他脸上亲去,可是Chris不停往后缩,Arias只好掐住他的脸,硬生生将Chris的脸捏成了像在嘴里藏了零食的仓鼠,Arias毫不留情地笑出了声。
“你他妈神经病……呼噜,不要捏……咕。”被捏着脸的Chris含糊不清地说着话,还试着甩开Arias的手,可是力度太大了,“Ar……你到底……唔,想干嘛????”
Arias这时才松开手,又仔细地端详着Chris脸上被掐红的地方,“我可不是什么温柔的人。”
“那你……也要让我想想,这可关乎到我未来的……幸福?”Chris尝试着正经地去讨论这件事,可是怎么也改变不了这个像喜剧片的气氛,他忽然想起自己看过一部片,是说两个男人什么什么的*,产生情意的地方是在山上,而他和Arias相遇的地方是在山下,那这个军火商看中了他什么?结实的身材?也许有一点英俊的外貌?还是打不过他的格斗技术?那两个正常的男人是骑马,那跟这生化武器制造商是骑什么?骑丧尸?
Chris脑内快速运转着,开始构思,也许我会被BSAA踢出去?他两对决的时候我该帮哪方?Leon他们……算了,一定幸灾乐祸,那Arias的发色是原来就是白色吗,生出来的孩子血液里流淌着丧尸的血液吗,头发会像挑染吗……等等,我他妈一个男人不会生孩子,比起这些莫名其妙的东西,不是更应该想想怎么逃出去吗???
Chris真想打自己几巴掌,怎么能想的这么认真,他看见Arias走到一个箱子旁,打开并拿出一条断肢,“Chris,来认识一下sarah.”
Chris只觉得毛骨悚然,Arias已经不叫他的姓直接叫他的名字了,他看着Arias从断肢的手指上拿下戒指,又往他走来。
“我要解开你的手铐,你会袭击我吗?”
“我不敢保证。”Chris的反应已经没这么激烈了。
Arias沉思了一会,解开了Chris一边的手铐,再将另一边锁在铁椅上,Chris立刻就伸出没锁住的手打向Arias,后者则迅速地闪开了,紧接着他想用力将铁椅甩出去,没想到铁椅是固定在地面上,这下子倒是把Chris摔懵逼了。
“噢。”巨大的跌落声让Arias微微眯起眼睛,“惨目忍睹。”
“操。”摔在地上的Chris尴尬的说,手臂被扭的发痛,“为什么你要弄这种操蛋的椅子?”
“为了像你这样多动儿设置的,honey.”Arias耸了耸肩,他并不打算将Chris扶起来,就让Chris坐在地上,他也干脆半膝跪地,面向Chris,“所以,接受我吗?”同时伸出手整理了一下婚纱裙的下摆,好让它遮住Chris更多的大腿。
Chris这时才想起自己还穿着裙子,恼羞成怒地用没锁住的手打开Arias的手,“还有其他选择吗?”
“有。”军火商爽口地回应,“我的家人和一些朋友也想见见你,而且它们都有点饿。”刚说完,那些木柜都配合Arias的话一样开始抖动,或是伸出腐烂的骨手。
“……那我,再考虑一下。”这个威胁非常有效,Chris暗搓搓骂了一句粗口,这跟没有选择差不多,“可以吗?”
“那我为你戴上戒指。”Arias强硬地扯过Chris的手,不过后者已经放弃了挣扎,Arias微笑直视着Chris的脸,慢慢地为他手指套进戒指。
“嗯?”
戒指套不进去。
Arias沉默地与Chris对视。
Chris嘴开开闭闭地想说什么,还是什么都没说出来。
“不好意思。”Arias有些抱歉地挠了挠头发,“这个女士戒指,有些小……带不进你的。”
“没关系?那别带了。”Chris生硬地回答。
Arias从口袋里拿出一条绳子穿过戒指,并细心地帮Chris戴在脖子上,“戴在脖子上就好了。”他郑重地说,“一定要保存好。”
“不好说。”Chris干巴巴地回应,突然开始觉得眼前发黑,脑袋有点混沌,看向的Arias开始有重影,“怎么……回事?”
Arias只是浅浅地亲吻了一下了Chris的额头一下,后者还想推开他,但是已经完全使不上力气,“睡醒后,就好好想。”他听见男人温柔地说。
在再次昏睡过去之前,Chris想他回去确实要认真的想一想了。









TBC?
*《断背山》









评论 ( 61 )
热度 ( 31 )

© NICE 𓆡 | Powered by LOFTER